譴疏蛓笣蚳砐淕笥峊寞欱

秏煤梇侍2018-9-19 3:43:25
堐黍棒杅ㄩ827

岍賜戚芘蛁,俋峓芘蛁厙,盄奻芘蛁厙ㄛ傭痔厙夥源

,嘉橾忒眙ㄛ夔芼ぢ斐陔氪麵﹝砐醴勀靡統膘刱掄疣纗未嶂皈硤艭砥Ⅵ遙砥E芢滔堀善袪怤窸匢刳銨鎯蹓採旆欶媩恄韗畋黧攽侕堀萋剺琭狠紫芩侕堀絨伀鴃ㄐ﹛1998爛ㄛ瓟埏傖蕾賸峈啞悛瓷嫁肵督昢腔※栠嫖苤挌§﹝羲悝萎獰奻ㄛ珩頗衄橾呇豢咂湮模蜆崋欴酕疑陑燴蛌曹脹﹝

梁立人資深評論員其實,現在已有不少先知先覺的香港人轉移到內地居住,但很多人擔心醫療問題得不到解決,也有人擔心失去親朋的聯繫,所以不敢作此打算。不過,這些問題並不難解決,如果政府解決了這些問題,大規模居住內地是完全可行的。一、內地政府為照顧港澳台居民的居住問題,由9月1日開始發給港澳台居民居住證,解決了他們的工作、居住及醫療問題。國家的政策為港人居住內地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二、近年內地的高速公路和高鐵發展極為完善,除了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鐵外,深中通道也將在四五年內完成,到時,大灣區將形成「一小時生活圈」,交通相當方便。來往這些城市和屯門到中環的時間差不了多少。三、內地大灣區城市現代化程度相當高,衣食住行之方便比香港有過之而無不及,語言和生活習慣也和香港極為相似,而且物價水平較低,同樣的經濟條件可以過上比香港好得多的生活。四、內地土地充足,環境優美,人口密度低,綠化程度高,而居住成本只及香港十分之一甚至更低,就以中山市為例,市區千呎住宅租金不到2,000元,優質空氣每年佔了300多天,佔全年9成以上,每月衣食住行平均每人三四千元已足夠。五、如果要在香港開發新市鎮,連土地開發、房屋建築、交通問題等,不但需要近萬億的資金,待到周邊設施成熟,少說也得15年以上的時間,可說遠水救不了近火,但廣東不少城市已萬事俱備,只需三幾年,便可建立成熟的社區,完全可以解決香港的燃眉之急。為開發大型市鎮爭取到充足的時間。我提議政府動用儲備,在內地城市如惠陽、中山、江門、肇慶等地價較廉宜的地區買大片土地,建立足以容納過萬人的大型「香港村」,內配置香港式的醫院、茶樓食肆、以及由政府津貼的直通巴士,吸引香港不用工作的老人移民至香港村,一來可以讓他們享受更好的生活環境,二來可以騰出香港寸金尺土的居所提供給更有需要的年輕人居住,豈不是兩全其美嗎?照我的設想,只需要用在香港建屋十分之一的成本,即可在內地城市發展比香港更理想的居所,居住面積大一倍以上,周邊環境可與香港媲美,村內設有香港式的診所,小病可以就地解決,大病同樣可以回香港就醫,目前這類城市到香港的交通費用不過60元左右,若由政府津貼設立直通巴,費用不會超過40元,時間不超過3小時,這樣的居住環境不比香港的蝸居好得多嗎?大部分香港人辛勞一輩子都沒有住過一個像樣的房子,為什麼我們不好好利用大灣區的優越地位,為香港長者提供一個五星級的家呢?以我的經驗所見,凡是到內地這些城市居住的人,對其中環境沒有一個不滿意的,唯一的顧慮只是醫療問題未能完全解決,若建立香港社區,解決了醫療問題,相信到內地居住的長者會趨之若鶩,騰出大量的香港房屋單位,香港的居住問題也就能解決了大部分。內地的「香港村」離香港不過百里之遙,以內地現在的交通設施,親人間互相往來不過二三個小時的事,比起在香港遠郊填海的交通更方便。「香港村」的設計,既能得到內地價廉物美的好處,同時兼有香港的福利條件,魚與熊掌兩者兼得,是沒有理由不受歡迎的。我們必須當機立斷,趁茪W述城市地價仍在較低水平時迅速行動,若今日愛理不理,明天便會高攀不起。(續昨日,全文完。)繭鰷橩葚迮蔔埲玥騫ラ狠圉杅掩覃脤模酗桶尨褫諉忳腔諒郤豪种峈模穸彶賮40%﹝潘國森近三兩年,香港社會輿論、或應該具體指明「反政府」陣營以外平民百姓的輿論,普遍對於香港各級法院裁決和量刑之漫無標準,顯然頗有意見。簡而言之,就是在二零一四年非法「佔中」以後,較多法官大老爺疑似對於涉及反對派和非法「佔中」的案件從輕發落,而對於執法人員則疑似從嚴議處。在國際體育圈中,我們的鄰國大韓民國在各種競賽的裁判往績就有點不乾不淨,二零零二年世界盃足球賽就有多次疑似偏袒韓國隊,結果他們接連地即近奇蹟似的淘汰了意大利和西班牙兩支歐洲勁旅。球證的功勞可不小呀!球迷稱類似不正常的枉判誤判為「黑哨」。後來意大利和西班牙分別在二零零六年和二零一零年先後奪得世界盃。過去在足球場上,球證有至高無上的權威,筆者小時候球證都穿黑色制服,香港球迷一直戲稱他們為黑衣判官。經過許多年無數的誤判,球證的權力大幅下滑,今屆世界盃多了視像技術協助,不再是球證判官老大人一個人說了算。回到今天香港的法治,小市民是否可以批評各級法院的法官疑似誤判?是不是清一色不能評論,否則就可以當為「藐視法庭」?筆者認為,當下香港法律界的頭面人物,在評論法律觀點時,經常會出現不大靠得住的情況。比如,香港的什麼大法官、大學法學教師胡說「香港的政制是三權分立」即是一例。潘某人沒有法律專業資格,不過英國憲法學的課倒也上過。當年來自英倫的老師千叮萬囑,言道英國的政制不是「三權分立」(SeparationofPowers)而是「三權分工」(SeparationofFunctions,此為本人所譯,這概念現時似未有統一的中文翻譯)。香港在殖民地時代借鑑英制,英制不是三權分立,港英也就不能是三權分立!那為什麼要強迫香港在回歸後改用三權分立?至於各級法官、各公會主席和各大學教師為什麼會擺了這個大烏龍,錯誤理解英國西敏寺模式政制?箇中因由恐怕不足為外人道,潘某人這個法律界檻外人也就不好妄加猜測了。回到市民是否可以批評法官判決的爭議,二十世紀英式普通法的最大權威丹寧男爵(一八九九至一九九九年)的名言,可以說是重中之重,權威中的權威。比本港任何一位法官、教師和政府官員更有一錘定音之力、一言九鼎之效。丹寧曾經引用英國哲學家邊沁(一七四八至一八三二年)的名言(在此只引筆者的翻譯):在保密催生的黑暗之下,任何事情都可能出錯。但如果過程真正公開,你就會見到法官自重。遇上法官行為失當,應該容許傳媒批評,這樣才可以令所有人守規矩。換言之,丹寧勳爵認為傳媒有批評法官的自由!我們應該順應時代巨輪的方向,過去足球場上任何球證誤判都不能改變,今天要加上場外協助裁決。香港人過去太過迷信法官不能批評的教條,現在應該聽聽丹寧男爵的訓示,確保所有人、包括法官都守規矩!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

岍賜戚芘蛁,俋峓芘蛁厙,盄奻芘蛁厙ㄛ傭痔厙夥源,黎子珍以曾健超為骨幹的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給港專校長陳卓禧的公開信,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是典型的招搖撞騙之作,公然干擾學校自主,將學校政治化,教壞學生。社總應為此封逆主流民意和社會價值觀而行的公開信,向陳校長道歉。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港專」)上周畢業禮,校方一早已公佈典禮中播放國歌的相關規則,但仍有少數畢業生拒絕在播放國歌時肅立,更於胸前擺出交叉手勢,令本應莊嚴的畢業典禮備受滋擾,校方只得依據校規讓相關學生離場。各界讚賞陳校長弘揚正氣 港專校長陳卓禧表示,港專一直以來都是愛國愛港的學校,從成立開始已掛五星旗及唱義勇軍進行曲,在奏國歌的儀式中,學生必須尊重,沒有任何妥協餘地。香港各界支持和讚賞陳卓禧校長義正詞嚴教育學生的行為,認為尊重國家、熱愛國家是教育的底線。各界為陳校長點讚,指出香港要驅「獨」弘揚正氣,必須有更多敢於直斥學生過錯的校長及教師,才能教導學生明辨是非,才是為人師表者應有之責。幾天來,在坊間和各種媒體,很多市民傳播和讚揚陳校長弘揚師道,體現香港社會的價值觀。主流輿論亦認為,事件既揭示大學校園的國家民族意識教育薄弱亟需改變,也體現學校與教師肩負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並說明年輕一代需建立正確的國民觀念。特首林鄭月娥亦主動提及事件,充分肯定陳校長的應對態度,強調所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都不應該在香港被容忍。社總公開信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但是,社總卻公然逆主流民意和社會價值觀而行,在給陳卓禧校長的一封公開信中聲稱:「作為教育工作者把辦學團體的政治信仰,強加到學生身上」,「令學校蒙羞的不是學生,而是校長及學校自己」。尊重國歌是普世價值,絕非如社總誣衊港專「作為教育工作者把辦學團體的政治信仰,強加到學生身上」。環顧國際社會,不少國家都有國歌法,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菲律賓和印度等,全都有保護國歌的相關法例。尊重國歌是普世價值,例如美國學生由小一起,每天在上第一節課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體起立,手放胸前,唱國歌,向國旗敬禮並背誦誓言。從小在耳濡目染、潛移默化之下,養成了美國人尊重國歌國旗的習慣。社總此封公開信,顛倒黑白將侮辱國歌的行為視為「尊重及捍衛言論自由」,言論之荒謬,不僅是信口雌黃,而且是公然踐踏普世價值的行為,應受到譴責。在非法「佔中」留下惡名的曾健超,是社總的外務副會長。對於曾健超襲警及拒捕一事,社總不置一詞,反而發聲明譴責「警方濫用暴力」,如此露骨偏袒「自己友」,被輿論抨擊為蛇鼠一窩,指社總與被稱為「社工之恥」的曾健超沆瀣一氣。社總公開信真正令社工蒙羞曾健超因襲警及拒捕,被主審裁判官斥責他將警員作為「出氣袋」和「替罪羊」,是對社會公義的諷刺。曾健超是「社工之恥」,他向警員潑液體並拒捕,罪行性質嚴重,引起社會強烈批評,但只被判監5個星期,判刑過輕,社會已發出「輕判罪魁、難以服眾」的強烈不滿,要求加重刑罰起阻嚇之效。公眾亦擔心曾健超續任社工,難免教壞「細路」,青少年恐被其以「社工」包裝「洗腦」,挑戰警方和法治。社總的公開信誣衊港專作為「一間歷史悠久的辦學團體,居然迷失了教育的本義,把自己的政治立場凌駕教育目的。」但事實是,港專創辦於1957年,使命是「為國家和香港培養人才」。正如陳校長所言,港專遠在回歸前已是一間愛國愛港的學校,從成立開始已掛五星旗,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因此受港英政府打壓,資助被取消,校舍被收回,亦從無放棄愛國立場。社總把無懼殖民統治者打壓,從無放棄愛國立場的港專,誣衊為「迷失了教育的本義」,完全是殖民主義應聲蟲的腔調。社總應為此封公然顛倒黑白,混淆是非,逆主流民意和社會價值觀而行的公開信,向港專校長陳卓禧道歉。冪脤ㄛ懼楷褪瞳蚚眥昢奻腔晞瞳ㄛ峈坻侐掀㊣祔ㄛ掛侄藗邦むо扽彶忳操塗笙昜﹝《怪獸與葛林戴華德的罪行》即將在11月上映,本書為其電影劇本。葛林戴華德是佛地魔崛起前排名第一的超強黑巫師。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故事結尾,他被魔法動物學家紐特逮捕,但卻狡詐脫逃了。他集結了黑暗魔法的追隨者,密謀茷堨艉@個沒有麻瓜,只有純正巫師血統的魔法王國。為了阻止葛林戴華德的邪惡計劃,阿不思鄧不利多召來了之前教過的學生紐特前來幫忙,紐特殊不知此任務危險重重,更納悶為什麼鄧不利多不能親自動手,非得由紐特親自執行呢?文:許信城日本推理大師連城三紀彥的著名短篇推理小說集《花葬》,用細膩優美的筆觸,將文學與推理迷人地結合,在日本推理小說的歷史裡有很高的地位。推理講求理智與邏輯,閱讀推理小說時會享受到理性解謎的樂趣,但閱讀《花葬》能得到的感受卻遠遠不止於此。連城三紀彥似乎深深明白小說是一種藝術形式,是表達美學的其中一種媒介。即便是講求理智的推理小說,在他的妙筆生花之下,各種匪夷所思的故事和謎團融入於浪漫唯美的氛圍中,令他的風格在名家輩出的日本推理文壇中與眾不同、自成一家。連城三紀彥是日本推理與愛情小說雙棲的大師級作家。他的文筆優美,被歸類為「新感覺派」,出道後短短數年就以短篇小說〈返回川殉情〉(收錄於本文所談的《花葬》中)獲得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協會獎的評語是「毫無疑問代表了日本推理小說的最高成就」,可見對他的作品評價之高,而〈返回川殉情〉同時入圍日本大眾文學的最高榮譽直木獎。那數年之內,他以不同作品多次入圍直木獎,最後以愛情小說短篇集《情書》獲得該獎。不論是推理小說還是愛情小說,連城都能寫出高水準的作品,足見他的才華非凡。《花葬》一書中收錄八篇短篇作品,每一篇也以一種花為主題或象徵,貫穿整個故事與謎團。〈藤之香〉中,煙花之地接連出現被毀容的屍體,連串兇殘命案的背後到底隱藏了什麼悲傷的真相;〈桔梗之宿〉裡兩具屍體手中的潔白桔梗花,訴說蚥人難以置信的實情;〈返回川殉情〉在追尋天才歌人與愛人殉情的真相時,發現花菖蒲所隱含的真正意義,最後出現顛覆性的逆轉;〈夕萩殉情〉描繪在政治事件的氛圍下,一對男女悲傷殘酷的愛情;〈菊塵〉的染血白菊,似乎暗示茩t傷退役軍人的自盡另有隱情,訴說一則在時代變遷的無奈中與傳統價值觀影響下的悲哀故事。連城的故事佈局和寫作技巧高超,有些故事的結構與情節複雜,但讀來引人入勝而且不會感到難以理解,對人心和情感的刻劃亦深入纏綿,同時謎團充滿懸疑性,隨茯G事一步步抽絲剝繭,最後道出意料之外、情理之內的真相,讓人不禁佩服連城驚人的創作功力與極其敏銳的洞察力。整本書充滿優雅、哀愁和無奈的氣氛,讓人在閱讀時沉醉在書中古色古香(故事背景多為日本大正時期,即1912年至1926年)的浪漫世界,同時由於故事處處透露出現實與人性的複雜與難測,讀者在讀後不免感到唏噓不已。《花葬》中八篇故事原本刊登在1978年至1982年的雜誌中,雖然距今已有最少三十五年的時間,但讀起來一點也不會感到老套。尤其是連城在佈局上所用的詭計,到現在看來依然十分大膽前衛,但箇中細節卻精巧縝密,很難想像已是三十多年前的構想。無怪乎被譽為「新本格派」(「本格」為日文漢字,即中文正宗、正統之意)的開創者綾C行人、連續兩年日本推理小說排行榜三冠得主米澤穗信等日本當代推理小說的名作家也說在創作上曾受到連城作品的影響。連城三紀彥以抒情幽美的文筆,配合大膽精巧的詭計,創作出讓人一讀難忘的《花葬》。這種風格的推理小說,當世似乎無人能出其右。

挕犖馱最湮悝腔冼秷鍠KAB傖憩賸扂涴珨爛扂睿KAB冪盪賸怮嗣ㄛ坳傖憩賸扂ㄛ傯褻賸扂跪源醱腔夔薯ㄛ涴岆扂湮悝汜郔笭猁郔藝疑腔奀嫖ㄛ扂珋婓衄竭嗣飲岆KAB跤扂腔﹝﹛﹛魂雄珋部ㄛ蔽壎睿瑛僥飲桶尨洷咡艘善載嗣腔炰曄陔侉芺茧媃礸儷鷝楠鉻侍憯巡媋齮延齡躞炰曄栳埜源滂ぶ渾堤珋載嗣腔躓俶ㄛ※祥岆佽躓俶祥夔由椿移蝤炮鑫й鉼怵晁婧楗掩慪迡簊騕鹹恘騤倗炕謗棒岍賜湮桵睿ヶ鰍佴嶺痲囀桵蝜桉堁捈ㄛ鏍逜翋砱睿鏍氯翋砱甡趕聒壧蕊砠甚妏嫌峎捚睿褪坰挋纔堤※晚賜党淏§涴跺睿賤源偶﹝岍賜戚芘蛁,俋峓芘蛁厙,盄奻芘蛁厙ㄛ傭痔厙夥源2008爛ㄛ14呡腔雁繞黍場笢爛撰﹝

岍賜戚芘蛁,俋峓芘蛁厙,盄奻芘蛁厙ㄛ傭痔厙夥源